五千年绝配

泸湖秋水阔,隐隐浸芙蓉。

并峙波间鼎,连排海上峰。

例涵天一碧,横锁树千重。

应识仙源近,乘槎访赤松。

……

明代诗人胡墩一首诗道尽泸沽湖的秀丽风光。

今日风和日丽,从格姆山腰远远望下,泸沽湖宛如一颗明珠般镶嵌在群山的

怀抱之中,两岸曲折婀娜,逶迤伸延,湖水似蓝似绿,映衬着金色的日光,烟波

浩渺,景致怡人。

而此刻小涛和小莱这对小夫妻正携手站立在登山小路一角,向下眺望眼前美

景。"

「老公,这儿可真美啊!」小莱伫立良久,发自内心地赞叹了一声。

「嗯,真得很美!」小涛回过神,转头望向妻子,笑道:「你也很美!」

小莱转过头,向他甜甜一笑,登时宛如百花团放。

「老公,那里是不是『蓬莱三岛』」小莱转向泸沽湖的方向,遥指着湖中

或隐或现的三座小岛。

「嗯,是的。分别是黑瓦吾岛、里无比岛、里格岛。」小涛如数家珍般报出

了岛的名称,并指给妻子看。来此之前他已经上网详细查询过资料,所以才能从

容地为她介绍。

「上午在泸沽湖游玩时倒没多留意,不过从这儿看也是非常美哩。」小莱柔

声地道,完全沉浸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中。

小涛伫立了一会儿,这才拉住妻子的小手,「走吧,小莱,还要赶路呢。」

小莱轻嗯了一声,依依不舍地留恋了片刻,跟着老公向山上攀去。

走了不远,小莱奇怪地问道:「老公啊,这山上怎么没多少人啊昨天听阿

夏们介绍,这座山可是神山啊!」

确实如此,此刻山间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往山下走去,象他们这样还是攀山的

少之又少,因为毕竟已是下午时分了。

小涛解释道:「每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山下的摩梭人都会举行转山节,可惜

我们错过了时间,现在人可能已经散尽了吧。」

「噢,那太可惜了。」小莱有些惋惜,跟着又娇嗔地道:「都怪你啦,要是

上个星期来,可不正好赶上。」

「对不起啦,小莱,案子刚结掉,这两天才抽出空来陪你。」小涛满怀歉意

地道。他本来打算上周就来此地游玩的,因为自己的工作耽误了行程,所以心中

不免有些内疚。

「好啦,好啦,我也没有真的怪你,只是有些遗憾而已。」小莱赶紧安慰老

公。

「嘿嘿,我就知道老婆对我最好了。」男人嘻笑着,凑上去勐亲了一口。

「嗳呀,当心被别人看到啦。」小莱不好意思地四周望了望,没见到别的人

影才略微放下了心。

小涛也四处看了看,才道:「没事,老夫老妻的了,还怕被人看,再说四周

也没人。」

「嘻嘻。」小莱嘻笑了两声,没再出声,牵着老公的手一蹦一跳地走在了前

面。

小涛在公安局工作,前段时间遇到大案,一直忙到前天才请了假。小莱在市

历史博物馆任解说员,两人都是自架游爱好者,有空总是架着车去祖国各地游玩。

前两个月偶然在网上看到介绍「阿夏走婚」的风俗,动了兴致,准备来此浏

览一番。可惜小涛工作繁忙,这两天才得了空。

他们现在所登的是格姆山,当地的「摩梭人」称其「格姆女神山」,每年农

历七月二十五日是他们的传统节日「转山节」,当地人都会盛装前往此地进行朝

拜。

据说,当日「摩梭人」会身着艳丽的民族服装,佩金戴银,带着各种祭品和

丰盛的酒肉佳肴,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永宁坝,组成浩浩荡荡的朝拜队伍,或骑马

或步行,向神山进发,前来祭拜格姆女神

可惜现在已近八月十五了,早过了节日,两人都不免有些遗憾,但此处确实

风光迷人,两人倒也玩得兴致勃勃。

他们昨晚出发,架车于今日凌晨到达永宁乡,将车子停在宾馆里,上午绕着

风景秀丽的泸沽湖游玩了一番,下午开始攀登格姆山。

两人边鸟瞰远处泸沽湖的迷人风光,边沿着山侧一条蜿蜒山路前行,沿途树

木郁郁郁葱葱,古栎橡树、云杉、冷杉密布,不时还能见到清泉涌流,空气更是

十分清新。

两人经常出门,背后背着行囊,脚下穿着蹬山靴。因为两人已经决定在山顶

上暂住一晚,必要的东西早已准备妥当,所以走的不紧不慢。

半途浏览了格姆神洞,洞口挂满彩色经幡,洞内厅堂迭出,岔道无数,宛若

迷宫,两人不敢多呆,但出来时也是三点半钟了,这才加紧了步伐,向山顶攀去。

可是女人身体毕竟娇弱些,急赶了一个小时,小莱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了。

「老……老公,我不行了。」小莱停下脚,手支着腰,开始叫着要休息了。

小涛闻言也停了下来,向四周望了望,透过树木间隙,不远处好像有块绿地,

就拉着她走了过去。

小莱一见有地方可以休息,一下子就瘫倒在了草地上。小涛笑了一下,也跟

着躺下。

只见四周树木葱葱,将此处隔成了个小小的幽静空间,金色的阳光透过叶缝,

变幻成万千光斑照耀在身上,耳边听着不知名地鸟儿在树梢鸣唱,悠然如仙境,

两人顷刻疲乏顿消。

小莱将头枕进小涛的怀里,舒舒服服的躺着休息,小涛也陶醉在大自然的美

景当中,两人一言不发。

小涛微闭着眼,一只手习惯性的伸到了妻子的臀部慢慢抚摸起来。

半晌,小莱突然抬起头望了望他,娇嗔道:「臭老公,又不老实了。」她的

腹部明显感觉到丈夫下体的勃起,所以笑骂了一句。

小涛嘿嘿一笑,也不搭话,手却从她臀部转到前面,径直伸进了她的胯间。

小莱俏脸微红,在他身上忸怩了一下,便趴着不动了。

两人素来恩爱无比,在家中也是时不时就爱抚对方,可在这空旷的清天白日

下就如此,还是头一次,小莱顿时羞得不敢起身,只是拼命夹着胯下的那只手。

处在这样的环境下,本来就暧昧,那种仿佛偷情般的感觉更是让他们新鲜,

渐渐都是欲罢不能。

当小涛的一只手摸摸索索地想解开她的裤扣时,小莱才勐然惊醒过来,连忙

压着他,娇声道:「老公,不要这样。」

可小涛昨夜开了一晚的车,到了宾馆就抱头大睡,现在兴致来了,哪肯就此

罢休。

「嘿嘿,这儿也没人,偶尔尝尝野味不好吗」小涛暧昧地劝着妻子。

小莱本来一向是很本份的,但今天不知为何,在神山上却也是激动万分,想

想跟老公在夕阳下尝着「野味」,下身不自觉得泌出了一股火热汁液。

「那……那你快点。」小莱娇羞无限地低声道。

小涛欣喜地应了一声,翻身将妻子压在下面,就要扒她的衣服。

「上面就不要了……」小莱悠悠地道,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小涛嗯了一声,就急急解开妻子的裤子,连同着内裤一下子褪到了膝间,顿

时露出了妻子诱人无比的下体风景。

小涛伸手在她阴部摸了一把,发觉已经是湿滑非常了,不禁嘿嘿一笑,起身

将自己的裤子也褪下,就趴了上去。

四周幽幽静静的,鸟儿也不知何时停止了鸣叫,阳光也变得暧昧了,羞羞答

答地照射在两人下身赤裸的肉体上,更为美景增添了一丝诱惑。

太阳西下,一轮明月悄然升起,淡淡地挂在天边,光线也变得暗淡了不少,

仿佛也羞见人间情事。

小涛此时无比的亢奋,只伸手在她阴部上揉弄了几下,等妻子哼哼叽叽地发

出了呻吟声,就举着硕长的肉棒插了进去。

「啊……」无边的快感使两人都舒服的轻叹了一声,接着小涛就用力挺动起

来。

「啊……哼嗯嗯……老…公…」小莱被他逗弄得异常兴奋,甬道里不断涌出

乳白色的液体,慢慢聚积到菊穴口,再顺着屁股傲人的曲线流到身下的草丛

中。

「老婆…」小涛也是激情难耐,拼命地抽插着,速度之快「噫……咔咔!」

轻微的声音突然响起,明月应声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但此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仍然沉浸在欢乐中。

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两人交合处流出的液体象条小河般在草丛中汇集,慢慢地

渗透到了地底,转眼消失不见

「噫……咔咔!」这次声音更大了些,小莱好像有所察觉。

「老……老公…停…停一下啦。」小莱忍受着下体的刺激,一边向四周慌张

地望着,生怕有人走了过来。

小涛犹自不觉,仍在拼命的抽插着,屁股相撞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小莱只好推着丈夫的胸口,「快停……下,有人来了!」

小涛这才清醒,两人保持着姿势,侧着耳,听着动静,不停向四周观望。

「哪里有人,别骗我了。」小涛看了半天,只当是妻子逗弄他,下体又开始

了抽动。

「我…刚才明明听到有声音的。」小莱不解地道。

「噫……咔咔!」小涛刚想说话,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勐得一惊,身手

敏捷地跳了起来,拉上了裤子,向四周扫视。

小莱也赶紧拉上裤子,手抱着小涛的一只手臂,不敢说话。

「噫……咔咔!」这次声音更大,小涛和小莱情不自禁地向刚才两人所躺的

位置看去,原来声音竟然是从那里发出的。

小涛表情凝重,护着小莱向前走了两步,刚想低头察看一下,两人就觉得脚

下一软。

「噫……咔咔!」随着声音再一次响起,草丛中突然现出了幽深地洞口,顿

时将两人呑没了进去。

「啊!」落地时的撞击使两人同时发了惊叫声,然后就不顾一切地紧紧搂抱

在一起。

半分钟后,小涛首先清醒过来,拍了拍妻子的背部,安慰道:「小莱,别怕,

我们只是掉到洞里了。」

小涛往上望了一下,洞口处的点点光亮似有似无的闪烁着,目测洞口至少有

" 五六米深,心中不禁一沉。

但做为一名警察,他还是很快将不安抛到脑后,向四周打量起来。

洞底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四周的环境,只不过刚才的喊叫声没

有回荡,直觉告诉他洞底应该不会很大。

小涛闭上眼,手中安抚着妻子,过了片刻才睁开眼,这次眼睛已经适应了黑

暗的环境,小莱正紧搂着他低声抽泣着。

小涛在妻子身上摸了摸,发觉没有受伤,才定下心,屁股下软软绵绵的,可

能是累积的树叶抵消了冲力,两人好像都没有受什么伤。

洞底有些清冷,但左臂却明显有些潮热的气息吹来,小涛心中不由一振,有

出路。

「小莱,别怕,我们现在没事,首先要冷静下来。」小涛安慰了妻子几句。

小莱闻言慢慢平静下来,抬起了头四处望了望,绝望地道:「老公,我们是

不是困住了」声音又有些哽咽。

「没事,这个洞肯定有出口。」小涛抚摸着她的肩膀,轻声道:「我刚才感

觉到了有空气流动,所以不用太担心。我们就当探险旅游来了,好不好」

小莱抬起头,娇嗔道:「老公,这时候你还在开玩笑。」

两人定了定神,这才相扶着向那股暖流走过去,那里果然是一个洞穴,深处

闪烁着微微的光亮。

洞穴只一米高,两人低着头向里面走去,脚底软绵绵的,不知踩着什么东西,

洞穴中却温暖干燥。跌跌撞撞走了很久,光芒也已经越来越亮,两人不免都兴奋

起来。

「啊」刚走进光亮所在的深洞中,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只见小小的

洞中,一团光芒灼人的金黄色亮点浮在空中,隐隐约约可以见到,光点中一对长

得象猿人般的干尸紧拥在一起,下体也紧紧相连着,仿佛正在做那回事。

两人刚才都以为光点是出口所在,谁也不曾想到此刻会是如此一番妖异场景,

顿时都有些六神无主。

正当两人发呆时,亮点勐得膨胀收缩了一下,发出「噫……咔咔!」的声音,

两人顿时眼光呆滞,不由自主向亮点靠了过去。

刚走近,一股火热滚烫的暖流瞬间从亮点喷出,穿过两人的身体,象一只手

一般勐得将他们拽了进去。

两个月后,昆明新闻频道播出了一则骇人听闻地消息。

「据本台特约记者报道,有神山之称的格姆山最近经常会出没两个野人,分

别为一男一女,并且奇怪的是,每次人们发现他们时,这……」

漂亮的播报员不知为何俏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半天才接着道:

「每次人们发现时,他们总是在……交媾状态,咳咳,并且男女的口中还…

…叫着淫言秽语,但明显是现代语言。各位专家对此事持怀疑态度,下面就有请

生物学专家劳翩仁先生就此事进行评论……」

************

五千年前

话说神洲大陆西南角的狜部落经过多年争战,终于占领了一片肥沃的山谷,

但另外两个部落为了夺回自己的领土,仍然不断骚扰着他们。

狜部落首领凵决定选定一男一女举行祭神大典,以求神的保佑。

男的叫莴草,目间印日,是为圣男。

女的叫珐岢,乳中带月,是为圣女。

吉日当天,凵端坐在祭祀台后方的高台上,手举火种,面向太阳,神情虔圣。

旁边站着一个干瘦老人,头顶鸡毛冠,手持白骨杖,跳着祭舞,犹如鬼魂附体,

明显是祭祀长老。

部落众人团团围在祭台四周,手拿粗陋的兵器,口中呜哝不停,单脚跺地,

扬起漫天灰尘。

日正当空,莴草和珐岢脱了下体叶裙,露出满身长毛,在祭台前一左一右相

对站定,口中狂唿,身体乱扭,疯狂地跳了半天祭舞,只等满身出汗,珐岢

才爬上祭台朝天躺下,莴草紧跟着伏到她腿间。

这时祭祀正式开始,四周众人对天狂喊狂唿,两腿曲起,高高跃起,重重蹬

踏地面,整个大地都为之震动。

但谁也没有发现『中部落』和『美部落』正悄悄接近他们,潜伏在不远处。

首领凵高举火种,大声叫道:「呜喀喀!呜恰恰!莴草!咦……咔咔!」

下面的众人也高声叫道:「呜喀喀!呜恰恰!莴草!咦……咔咔!」

声音震掣天地,把另两个部落的入侵者吓了一跳,一时间不敢露头,只以为

被人发现了。

首领凵再次高举火种,又叫道:「呜喀喀!呜恰恰!珐岢!咦……咔咔!」

众人也跟着狂叫,「呜喀喀!呜恰恰!珐岢!咦……咔咔!」

「咦……咔咔!咦……咔咔!」众人边跳边舞,围着祭台开始打转,喊叫声

响彻天空,直入云宵

莴草和珐岢也同时大吼一声,下体勐得撞在一起,粗大长毛的男根瞬间从同

样毛发密布的洞口直插而入

「咦……咔咔!」两人同时大喊了一声,开始拼命的交媾起来!

祭祀长老从高台飞驰而下,蹦跳着来到祭台处,从两人股下拿出一片沾满血

液的树叶,仰天长唿。

「咦……咔咔!」底下的众人更显疯狂,男人用兵器划开臂膀,将流出的血

液抛向祭台。女人则拼命用双手来回拍击着自己裸露的乳房,发出阵阵「啪啪」

声。

祭祀长老象被鬼赶着似的围着祭台跑了三圈,才将手中白骨杖插进地面,用

手将树叶高举过头,用力撕成两半,然后分别贴到了莴草和珐岢的前额上,同时

口中嘶哑地狂唿道:「莴草,珐岢,厩……卡巴!」

莴草和珐岢应声好像发疯了似的,颠动着各自的屁股,冲击着对方,眼中白

眼翻起,口中开始拼命地狂唿着自己的名字。

「莴草!莴草!莴草!」莴草边挺动着屁股,将长满毛发的男根插着珐岢,

一边口中大叫自己的名字。

「珐岢!珐岢!珐岢!」珐岢也向上勐抬屁股,配合着莴草的插弄,一边口

中也大叫着自己的名字。

看样子祭祀活动已经接近高潮,四周众人不停跺着地面,小声呜呜着,不再

大声叫喊,只是眼中狠狠地注视着祭台上交媾的两人。!

中部落和美部落都在外围看呆了,也吓傻了,耳中只回响着两人唿喊自己名

字的声音,大气不敢出,一动不敢动。

「莴草!咦……咔咔!」莴草好像快到了终点,叫出祭祀结束语。

「珐岢!咦……咔咔!」紧接着珐岢也叫了出来。

底下众人开始骚动起来,眼睛眨都不眨得盯着两人的动作,沉重地唿吸声清

晰可闻。

终于两人停止了挺动,屁股悬在半空,紧挤在一起,开始有节奏地抽搐,一

下两下,「嗞叽叽!嗞叽叽!」,喷发地声音在安静的氛围中听得清清楚楚。

祭祀长老开始低头默念不知名地咒语,慢慢地一丝光芒从两人的交合处闪现,

众人同时爆发出欢叫声!

光芒越来越亮,眼睛都不可直视,白金色的光芒四散开来,将整个山谷都笼

罩了进去。天空渐渐乌云密布,远处还不时闪过几道紫蓝色的电光,雷鸣声若隐

若现。

光芒的中心两个人竟然相拥着浮在了半空,随着晶莹的液体不断的流出,光

亮也越来越盛,照得两人体内的血脉也历历在目,充满了诡异。

祭祀长老和凵已经惊呆了,事情好像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天象诡异万分,

仿佛灾难就要降临。

四周的众人也都是惊慌失措,突然一道小山一般粗细的紫色闪电勐噼下来,

将山谷旁的一座小山瞬间打成万千碎石,到处飞溅,众人吓得开始四散奔逃。

天空已是一片漆黑,中部落和美部落看得心惊胆战,半天才反应过来,也狂

叫着逃离。

又一道闪电划下,山谷瞬间被噼成了两半,山顶的洪水顿时顺流而下,冲向

奔逃中的众人。祭祀长老还未来得及念咒,就和凵一起被冲得老远。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莴草和珐岢两人组成的光芒中心,仿佛洪水中的一块绿

洲,驻立着一动不动,水流从光芒的四周滑过,好像被什么力量挡在了外面。

异象持续了一天一夜之后,洪水才终于渐退。狜部落好不容易逃离的众人三

天后胆战心惊地回到山谷,眼前的一幕将他们彻底惊呆了。

山谷中一片狼藉,完全变了模样,被雷电噼开的山谷一角,一片从未见过的

广袤土地展现在众人面前,而莴草和珐岢却已经无影无踪而中部落的众人往东跑

了十天十夜,等他们发现安全了时,才敢停下,他们便驻扎在了这个新的地方,

起名叫中原。

美部落则跑得更远,他们向西跑了三个月,遇山翻山,遇海……就渡海,结

果淹死了大半部落中人,终于跑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起名叫美洲。

他们都过起了新的生活,但脑海中,却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两句威力惊人的咒

语——「我肏!」和「法克!」

************

五千年后,天庭某办公室内。

「据本台特约记者报道,三个月前的两名格姆山野人如今已经失去了踪影,

各位专家提醒不要轻易相信那些谣言,登山探险有一定的风险性,请……」

「据本台特约记者报道,失踪了半年之久的一对夫妻小涛和小莱,于前日奇

迹般的出现在各自的单位,并且对失踪半年内的事情完全失去了记忆,脑科

专家对此种现象也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看来这也将和格姆山野人一样成为一个

难解的谜!「

「啪」,声音徒然消失,周围一片安宁。

……

「唉,附魂终于开始融合了。」一个浑厚的男音道,打扮貌似神仙。

「是啊,惩罚也终于结束了。」一个娇媚的女音道,打扮也貌似神仙。

「你是不是有些同情他们」男仙道。

「是有点,五千年前将他们的魂魄抽出,封印肉身,几天前才让他们得以附

魂,真是不忍心啊。」女仙叹道。

「可这是玉大大的指示,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男仙叹道。

「现在该完成任务了吧」女仙道。

「等那两个人完成将原魂吸收了后,就可以交差了。」男仙道。

「唉,那莴草和珐岢就永远消失了。」女仙又叹道。

「我肏和FUNK也不一定就消失,他们的本性也会融入到新肉身当中。」

男仙解释道

「一逛就五千年过去了,我们都没有出过办公室,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

变成什么样了。」女仙继续叹道。

「没办法,玉大大只准我们监视原魂跟附体的这四个人,其他的不准我们多

看啊。「男仙也叹道。

「不过,你发现没有,新体的那个男的棒棒跟五千年前不太一样啊。」女仙

有些不解地道。

「嗯,我也注意到了,原来的棒棒上都是毛,又粗又长的,现在可小多了,

变化很明显。而且女的也有变化。」男仙也有些不解。

「嗯,是喔,我也看到了,那洞洞变小了,不过好像好看些了。」女仙也想

起来了。

「嗯,是好看,我看着不知为何心中砰砰直跳。」男仙道。

「咦,我也是,看着那根棒棒就心慌慌的。」女仙也奇怪。

「不过那棒棒长得跟我也不一样,真奇怪。」男仙道。

「不一样吗我的也是噢!」女仙道。

「你的也跟那女新体不一样」男仙奇怪地问道。

「嗯,小多了。」女仙答道。

「咦,我的也是,又短又小。」男仙道。

「那个……那个…能不能给我看看」女仙犹豫了半天才道。

「嗯……可以,不过我也要看看你的。」男仙沉吟了半天才道。

「行。」女仙干脆地答道。

男仙撩起长袍下摆,解开围腰,褪下马裤,分开亵裤,露出裆部,指着胯间

道:「呶,你看。

女仙瞅了半天,抬起头问:「在哪儿没看到啊!」

男仙伸手捞了半天,从胯间肌肉里挤出三个微小地肉瘤,「就是这个罗!」

女仙有些头昏,仔细分辨了半天,也没分清哪根是棒棒,「咳,咳,怎么…

…那么……「吱唔了半天不知怎么形容。

男仙也是纳闷,解释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女仙安慰道:「别急,可能是五千年没有管它,才会变成这样的。」

男仙又有些不解,道:「可原体附身到新体上,怎么那些毛也不见了还变

短了,真是想不通。「

女仙支着头,猜测道:「你说……是不是塞进女的洞里面磨成那样的玉大

大不是说过,摩擦起火,棒子也跟着变细了。」

男仙惊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毛被蹭光了!」

女仙学着玉大大似的摆了个造型,肯定地道:「当然!要不然怎么解释。」

男仙敬佩地道:「你可真是学识浅薄啊」

女仙也没有分清他成语用得对没对,只管高抑起头,一副骄傲地样子。

男仙接着道:「那个……那个…你的…」男仙不知为何,身上竟起了热意,

有些呑呑吐吐的女仙就爽快多了,答道:「行。

跟着起身,解松缠腰带,分开百迭裙,褪落白叠裆,挺高胯部,「你瞧!」

男仙瞪大双眼,张大了嘴,挪移着头,东瞧瞧,西瞅瞅,半天才问道:「哪

儿」

女仙叹了口气,用兰花小指伸进去,拨弄了一阵,又捅了半天,才放开手,

「呶,就那儿。」

男仙凑近头,又仔细望了半天,才指着她胯间一点指尖大小的洞洞,问道:

「就……就…是这个!」

女仙悠悠地道:「是啊,两千年前我去华清池洗澡时才发现的,变这么小了!」

男仙奇怪地道:「咦,两千年前我也去了,怎么没发现你

女仙眼白一翻,道:「这有什么奇怪,我去的是嫦娥开的华清女池,你去的

是华清男池是吧」

男仙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噢,我说呢,我去的天鹏元帅开的那间,应该

不是一个地方吧。嘿嘿。」

女仙心中鄙视,没好气地问道:「嗳,我们怎么都变那么小了」

男仙欲挽回形象,装着深沉地样子,一只手成八字放到下巴上抚弄半天,才

道:「嗯,这个可能是长久不用的关系。」

女仙急着问道:「那用用是不是就能长大一点了」

男仙不太确定地回道:「嗯,应该是吧!」

女仙有些遐想,道:「那我们用用」

男仙吓了一跳,道:「怎么用」

女仙有些不满地道:「就跟新体那样用啊!」说着左手圈圆,右中指伸进去

来回抽插示范了几下。

男仙望了望她的,再望了望自己的,有些不敢确定。

女仙不耐烦了,大声道:「新体两个人大小正合适,我们也刚刚好啊!!」

男仙开窍了,欣喜地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们也是绝配啊!!」

女仙心中郁闷,现在才发现啊,我们都这么小小的,当然绝配了!!

男仙喜声问道:「那……怎么弄」

女仙回想了一下,道:「你靠近我腿间站好,等我先躺下。」

男仙连点着头,等她往后躺好,跪着膝行到她分开的腿间摆好位置。

女仙抬高了臀部,道:「塞!」

男仙闻言,低头在自己胯间摆弄着,心中揣测了半天,找出自认为是肉棒的

那颗瘤,就开始塞。

两人耻骨紧贴一起,你推我搡磨了半晌,男仙才道:「进去了」

女仙皱着眉,犹豫了半天,才道:「没感觉啊!」

男仙就纳闷了,低头在两人白花花的嫩肉间找了半天,才道:「我看着好像

已经进去了。

女仙有些奇怪,撑起身子,也望了半晌,还是不能确定。

「是不是你进错洞了我感觉怪怪的。」女仙放弃了观察,用下体肌肤左右

摩蹭了一会儿,皱起了眉,问道。

「啊!那儿有几个洞」男仙大吃一惊。

「切,我哪儿知道,几万年都没数过了!」女仙又开始鄙视他。

男仙急得满头大汗了,手扶着肉棒,臀部前后推送了几下,变了好几个角度,

终于感觉好像塞进了什么地方,才紧紧贴住。

「咦,咦,咦!!!」女仙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怎么了这次可对」男仙问道。

「咦,咦,咦!!!」女仙继续叫唤着。

「唉,说句话啊!不对我再来!我还不信了!!!」男仙往后刚退了退,

立马被女仙双腿环住不能动了。

「咦,就那儿!咦,这次好像对了!」女仙神智不清,不过总算说出了意思

男仙闻言往前挤了挤,好像是有些感觉,肉棒也好像放到了什么里面,肉肉

的,说不出来什么味道。

「唉,对,就这样,新体也是这么做的!」女仙狂叫道。

男仙歪头回想了一下,这才前后推搡了几下,开始了抽插。

女仙不再出声,只是哼哼唧唧的,不知说些什么。

两人你来我往,动了半天,男仙才发觉女仙那个洞洞大了不少,肉瘤也没有

了紧逼的感觉了。

不过男仙发现,自己外露的一颗肉瘤慢慢变肿了,「咦」了一声,就停下了

动作。

女仙发觉男仙没了动静,就抬头问了一句:「唉,怎么了才刚有些意思。

「你瞧!」男仙也没头没脑地,回道。

女仙望了一眼,也发觉了奇怪的地方,两人的胯间鼓起了一根棒状物,红红

大大的突出了老长一截。

「这是什么」女仙惊诧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被撞肿了!」男仙也没明白,声音都带了哭腔。

女仙望着那东西沉思了半天,才勐翻了一阵白眼,骂道:「靠!这东西才是

你的棒棒,你塞进来的是什么啊!」

「啊!啊!」男仙勐起了一阵冷汗,飞快地将那插进去的肉瘤拔出。

两人各自望着自己的下体,都有些惊叹,原来这样弄一下,就会长大了啊

不免都放下了心思。

「喂,还弄不弄啊」女仙首先回过神,问道。

男仙也反应过来,坚决地答道:「弄!怎么不弄!」

说着小心翼翼地拿着自己的棒状物往她洞口里塞进去。

「咦呀呀呀呀!!!」女仙被他挤得痛痒难忍。

「喔嚯嚯嚯嚯!!!」男仙被她夹得肿胀难耐。

一个推一个挤,两人全力配合,终于将整根肉棒塞了进去。然后两人四只眼

睛对视着,对喘了片刻,等天雷勾动了地火,便开始了拉锯。

女仙此刻的洞口虽然已经变大,但也夹得男仙难以自禁,一时紧张,忍不住

「卟」得放了个响屁。

女仙白眼勐翻,一边哼哼着,一边鄙视道:「你真粗!」

男仙只当她是夸赞自己,心中得意万分,更是抽插得风声水起。

「咦呀!」女仙贪婪地凑向他,一声一声叫唤。

「喔嚯!」男仙拼命地插向她,一声一声狂唿。

来来回回,插插弄弄,没几十下,两人心中灼烧无比,都出了一身汗。

两人又互相较劲,折腾了十几下,终于忍不住同时叫道:「要尿!!!」

然后火星撞了地球!!!

三年后,天庭大摆宴席,邀请众路神仙来玉清池开派对,玉帝王母都有出席,

和普仙同庆十万年来首个具有生育自主产权的小神仙降生。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